广州论坛

  • 400-000-00
  • 广州头条提供新闻时事、社会民生、娱乐八卦、体育竞技、多彩生活
搜索
广州论坛 首页 广州新闻 查看内容

500年善世堂告别8年长跑重新亮相 海内外子孙欢喜共聚话亲情

2019-3-28 03: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198| 评论: 0

摘要: 500年善世堂告别8年长跑重新亮相 海内外子孙欢喜共聚话亲情

历时8年修缮,番禺四大古祠堂之一善世堂终于重新“面世”。3月27日,海内外陈氏乡亲共聚亲情共扬礼义。一场庆典,也折射出广州人对宗族情感的重视、对历史文物的爱惜,以及善心、孝心与诚心的传承。而祠堂修缮背后,11名平均年龄超70岁的家族老人,将一度停顿的工程重新救活,怎样做到的?日本学者见证整个修缮过程,专门飞过来见证历史一刻,有哪些感触?整个修缮耗资约3000万元,其中陈氏家族第二十六代传人出资2500万元,何许人也?


“各就各位,善世堂醒狮队起鼓,迎接八方客人。”善世堂内一下子涌入了好几百人,在热闹的气氛中,揭开这座历史建筑的面纱。乡亲们还将在27-28日,宴开近500席,进行宗族大聚会。

据了解,善世堂也就是番禺石楼陈氏宗祠,始建于明正德年间(1506~1520年),距今约有500年历史,是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番禺四大古祠之一,也是广州最古老的陈氏祠堂之一,俗称“大祠堂”。主体建筑面积1932平方米,总进深108米,此为番禺之最。三进大堂里的“善世堂”金漆招牌,为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所题。

原善世堂建筑宏伟壮观,随处可见雕梁画栋。百年风雨中,古祠堂损毁严重。2011年,修缮工作提上日程,2012年,广州市批复同意修缮方案。8年过去,祠堂修旧如旧,再现当年,海内外陈氏族人齐齐回乡见证,分享团聚的喜悦。

修缮工程收尾阶段,祠堂整体观感已古韵十足,无论木雕、石雕、砖雕、灰塑,图案均造工不凡,各种人物、花鸟虫鱼、飞禽走兽,栩栩如生,获得2016年广州市、广东省优秀建筑装饰工程奖和2017年中国建筑工程装饰奖,成为美丽乡村的一道风景。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程建军是整个修缮项目的总设计师,他说,祠堂保留了古老大气的明代制式,开创了岭南祠堂木雕、石雕、砖雕、灰塑工艺巧妙融合的先河,具有很高的岭南建筑艺术研究价值。


镜头1:七旬老人撑起整个修缮队

“今日好靓仔啊明叔!”听到后辈称赞,74岁的陈树明笑得很开心。陈树明已退休14年,刚当上善世堂修缮小组长时,他腿脚还很利索,现在不得不拄着拐杖走路了。然而他仍精力充沛,庆典当天,陈树明难掩心中兴奋,忙前忙后,花白的头发下,冒出了汗珠。

“2011年刚开始着手修缮时,人心不齐,拖了两年工程都难以开展,老太爷陈俭文就呼吁大家出来帮忙,11位老人组成了修缮小组,负责大小事项。”陈树明说,如今,这11位老人平均年龄超70岁,年纪最大的已77岁,有退休职工也有退休干部,分别擅长文字工作、泥水、造木、油漆、财物、摄影等,发挥所长负责监工与统筹。他们每十天召开一次设计、施工、监理及业主四方联席会议,确保施工进度,制定计划,面对施工难题,当即拍板处理,8个月内解决了所有积压的疑难工程。

他们纯粹公益参与,不谈报酬,“扯起大旗后,村民同心合力,连95岁的陈俭文也没闲着,有空就请大家饮饮茶。”甚至有老人打趣地说:“祠堂内明镜高挂,告诫大家不准贪污。”


镜头2:日本学者专门来见证仪式

27日,日本学者川口幸大也来到了现场。村中长老对他已然不陌生,热情地与他打招呼,他则边走边拍,用相机记录下人和事。

川口幸大是一名年轻的汉学家,能说比较流利的粤语。2001年至2002年他曾在中山大学学习历史,对中国民间传统产生浓厚兴趣,经常走访番禺的古村落,特别喜欢历史建筑。2002年,他回到日本上学,2010年开始在日本东北大学任教。

回国后他保持每年来广州三四次,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结识了许多村中长辈。十几年前,在大石一陈姓长辈的介绍下,他关注到善世堂,当时祠堂还是破旧的样貌。

为了见证这一场庆典,川口幸大26日便从日本飞到广州,28日又将飞回日本。从7、8年前得知祠堂开始修缮,到目睹祠堂一点一点变好,他坦言:“有一种看着它变身的感觉。修缮前,祠堂关着门,很少人关心里面的事情,现在,很多人走进来,关注祠堂与宗族的事,可以说变化很大、影响很大。”他说,祠堂凝聚了中国人的宗族情感,是宗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具有重要研究价值,他希望将收集到的材料写成论文。


陈昌捐赠2500万元造福子孙后代

祠堂修了8年之久,有三个原因:场地大,要求高,费用大。陈树明举例说,祠堂门前广场16棵罗汉松,总价格超500万元,门口两棵罗汉松,总价约100万元,两棵桂花树,总价也要76万元。他介绍,整个修缮项目耗资超3000万元,全部为陈氏宗亲捐赠,其中陈昌个人捐赠2500万元。

陈昌走进祠堂时,看着眼前的一切,直言“心里很舒服”,“我接受乡亲们的委托,做修缮委员会的主席,将善世堂的事当作家里的事去做,今日一座让人看见都竖起大拇指称赞的历史文物重新展现,让子孙后代受益,让陈氏宗亲、各个分支、侨居人士等都回来看看,算是不负众望,我好开心今日能交出整份答卷给大家检验。”

据了解,陈昌除了是善世堂第二十六代传人,还有一个身份是珠江钢管集团董事局主席。庆典当天,陈昌的父亲、95岁的陈俭文安静地坐在祠堂中央,陈昌说:“虽然父亲没说什么话,但我知道他心里很满意。”

“等了太久了,现在修得都几好,见到后生回来祭祖,当然开心。”陈俭文告诉记者,他看得更长远,心里还很担心祠堂日后的维护与管理。陈树明也考虑到修缮小组年事已高的问题,他希望年轻人能把祠堂打造成文化传承基地,用村里物业出租的租金来维持祠堂的长久运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