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论坛

  • 400-000-00
  • 广州头条提供新闻时事、社会民生、娱乐八卦、体育竞技、多彩生活
搜索
广州论坛 首页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

杜叶锡恩在红磡世界殡仪馆出殡_曾是香港前立法局及市政局议员

2018-7-7 23: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381| 评论: 0

摘要:   12月20日,香港前立法局及市政局议员杜叶锡恩在红磡世界殡仪馆出殡,香港特区三任特首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为其扶灵。  杜叶锡恩1913年于英国出生,1951年来到香港,其政治生涯由1963年开始,透过选举出任市 ...
  12月20日,香港前立法局及市政局议员杜叶锡恩在红磡世界殡仪馆出殡,香港特区三任特首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为其扶灵。

  杜叶锡恩1913年于英国出生,1951年来到香港,其政治生涯由1963年开始,透过选举出任市政局议员。1988年至1998年期间,先后出任立法局和临时立法会议员,于1997年获颁大紫荆勋章。

  杜叶锡恩毕生热爱香港,竭力维护社会公义,在教育、廉政、房屋、运输和法律等多个施政范畴诤谏,从众不忘从理,高风亮节,备受尊崇。

  杜叶锡恩退休后仍心系基层,资助教育事业,热心公益,为弱势社群争取权益。


  12月20日,香港前立法局及市政局议员杜叶锡恩在红磡世界殡仪馆出殡,香港特区三任特首董建华(右)、曾荫权(右二)、梁振英(左)为其扶灵。中新社记者张宇摄


  香港前立法局及市政局议员杜叶锡恩在红磡世界殡仪馆出殡。中新社记者张宇摄
  早前报道:香港民主斗士杜叶锡恩逝世 终年102岁

  据港媒12月8日消息,香港著名社会运动家及教育家、政界名人杜叶锡恩(Elsie Tu)昨日因病入住联合医院,今早证实不治,终年102岁。

  杜叶锡恩(Elsie Hume Elliot Tu)生于1913年6月2日,原名Elsie Hume,Elliot及杜是两个婚姻的冠夫姓,1951年以传教者身份来港,生于英国的她能讲流利普通话和粤语,40年多年来一直服务香港和为基层争取权益。

  观察者网此前曾报道,去年香港爆发“占中”运动时,杜叶锡恩曾表示不支持。2014年6月,杜叶锡恩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说,“占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抗争对抗,就不会是爱。”


  杜叶锡恩近年依靠轮椅出行。(资料图)


  杜叶锡恩(左一)在2013年获香港中文大学颁授荣誉博士学位。(资料图)

  杜叶锡恩1963年至1995年出任香港市政局议员,经常与当时的殖民地政府对抗,认为香港殖民地时期很多不公地方。1985年,年届72岁的叶锡恩与杜学魁结婚,从此改名杜叶锡恩。

  杜叶锡恩(右)在1985年嫁给杜学魁(左),从此改冠夫姓。(资料图)


  杜叶锡恩(后左二)早年以传教士身份来港服务巿民。(资料图)

  1995年,司徒华与杜叶锡恩竞争市政局观塘北议席。杜叶锡恩因不认同泛民对民主的立场,在票站外拒绝与司徒华握手。不过,杜叶锡恩最终在选举中落败。

  1997年至1998年,杜叶锡获委任为临时立法会议员,直到1998年立会选举,她不再连任,并从此引退。1997年获前行政长官董建华授予大紫荆勋章(GBM),成为香港首批大紫荆勋章得主之一。

  杜叶锡恩一生致力教育工作,创办慕光英文书院。(资料图)


  杜叶锡恩为资深议员,早在1963年经已参与香港立法局工作。(资料图)

  附港媒采访(2014年6月)内容摘编:

  “为什么别人标签你亲北京?”

  “可能只有一个原因,我认为每一个国家都有权决定自己的政府,我不是中国人,但我认为应由中国人为自己命运作决定。另外的原因,我认同共产主义,但不是苏俄那套老旧的,不是那种杀人把人关在监狱里的。共产主义的意念,我给它一个名字,就是社会主义,给予每一个人公平机会,所以,我不喜欢共产这个名词。”

  “为什么李柱铭说你是香港争取民主的先驱?”

  “我想我是香港政治里最老的人。你知道我甚么时候成为民主派?我未够10岁就是民主派了。我8岁时候,爸爸给我讲解民主理论,长大后也是个民主派,在学校,我四处跟人讨论,因为我相信公平、公正,不是今天为了当领袖的那种民主。”她说,真正的领袖,是了解人民需要,为人民解决困难的人。她心里也有爱与和平的理想,令人把她看得完美,“我并不希望担任这角色。”

  “为什么你不支持占领中环?”

  “因为占领中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甚么。有抗争对抗,就不会是爱。”他们不是说要用爱与和平去占领中环吗?“你认为这些人会走去中环互吻、讲和平吗?”为占领中环公投的不少年轻人,为所相信的抗争,不向政治现实妥协,那不是苏守忠(香港社会运动人士,观察者网注)的身影?“若你不能妥协,就不要沾手政治。”全港最老政治家,赞赏年轻人的理想,但她也有自己一套的想法。

  “你与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关连?”

  “完全没有。我没有见过习近平,但半年前,新来港上任的中国驻香港代表曾经来探访我。但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或许,她无法记起很多人的名字,老人智慧,只相信道理,“不要按政客的说话太快下结论,要看清事实,仔细思考,他们是希望成为政党的领袖,还是希望与中国和平相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