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论坛

  • 400-000-00
  • 广州头条提供新闻时事、社会民生、娱乐八卦、体育竞技、多彩生活
搜索
广州论坛 首页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

高承勇长子得知父亲是白银连环强奸杀人案

2018-7-7 23: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103| 评论: 0

摘要:   记者联系上高承勇的大儿子高玉言(化名)。整个交谈过程中让人意外的是,高玉言情绪异常平静,像是在讲述别人家的故事。得知父亲被控制的消息,他并没有、也没计划返回甘肃老家。  白银连环杀人案嫌犯高承勇抓获 ...
  记者联系上高承勇的大儿子高玉言(化名)。整个交谈过程中让人意外的是,高玉言情绪异常平静,像是在讲述别人家的故事。得知父亲被控制的消息,他并没有、也没计划返回甘肃老家。


  白银连环杀人案嫌犯高承勇抓获现场

  平复了心里最初的震惊,对于身背11条人命被警方追查了28年的父亲,他的心情只剩下"很遗憾"三个字。

  高玉言说,他自幼很少见到父亲,在有限的父子交集中,也从没有和父亲有过深刻的交流,更别提从父亲那里接受到教育。

  自上大学至今的10年里,高玉言每年只在过年回家时见父亲一次,二人简单聊上几句。高玉言的母亲、弟弟以及他本人甚至都没有加高承勇的微信。"我并不了解他"。高玉言说。

  不理解他为什么做这样的事

  广州头条网:昨天白银连环杀人案的疑犯高承勇被控制,他是你的父亲吗?高玉言:是我父亲,我从新闻上看到信息了,应该是的。

  广州头条网:你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高玉言:通过新闻看到的。当时我在宿舍,差不多9点多10点钟,已经准备睡觉了。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他是我老乡,说白银出了这么件事。我一看名字就有点懵了,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搞错人了,赶紧上网看了下,核对了下信息。

  广州头条网:确认了那是你父亲。

  高玉言:嗯,我很震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广州头条网:有怀疑过这事情不是你父亲做的吗?

  高玉言:我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他为什么做这件事情。

  广州头条网:之前有听过白银连环杀人案这个事?

  高玉言:听过,但不是十分了解(具体案情),完全(和父亲)联系不到一起。

  父亲以前赌博输了好多钱

  广州头条网:可以说说你的家庭吗?

  高玉言:实际上,我在外地读书,父亲以前也在外地打工,回家次数比较少。

  广州头条网:你父亲以前在哪里打工?做什么工作?

  高玉言:以前在青海和内蒙打工,做金属冶炼,加工方式比较落后。在正规的工厂打过工,也有打短工。

  广州头条网:家里聚少离多?

  高玉言: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家人是团聚的。一般我在家时,家里都比较平和。但我不在家时,父母前些年有时候会吵架。

  高承勇被抓前经营的小卖部

  广州头条网:因为什么吵架?

  高玉言:最主要是因为,他打工的钱很多都是赌博输掉了,至少有一两年是这样的。

  广州头条网:赌什么?输了很多钱吗?

  高玉言:应该是打麻将吧,因为我个人比较讨厌这件事情,所以就不太了解,不想问。那时候我还太小,也不知道输了多少。

  广州头条网:那家里现在经济条件怎么样?

  高玉言:经济条件其实并没有因为打工而改善

  广州头条网:你们家的小卖部是哪一年开的?

  高玉言:应该有三四年了吧。因为我爸原来是在外面打工,也比较伤身体。我妈在这边开了小卖部之后就喊他过来帮忙。

  广州头条网:现在开小卖部每月收入大概多少?

  高玉言:具体(挣多少)不太清楚。但在学校里应该比外面好一些,但因为比较偏僻,人(顾客)还是比较少。

  和父亲一年联系一两次

  广州头条网:你跟爸爸的感情怎么样?

  高玉言:我们之间很少交流,我爸跟我妈吵架,有时确实会和我妈动手,我就对这件事不满,我会劝导,但毕竟不那么管用。

  广州头条网:你从小到大,爸爸有没有打骂过你?

  高玉言:这个倒很少,但是我弟弟,可能(被)骂过。因为我本身就属于比较安静的人,很少跟人起冲突。

  广州头条网:在两地生活,你和父亲联系得多吗?

  高玉言:一年就(联系)一两次,回家的时候聊,平时过节偶尔会。但我每周会跟我妈聊天。

  嫌犯高承勇

  广州头条网:你跟爸爸有过比较深的交流吗?

  高玉言:在我们家,我跟我爸交流还是相对比较多的,我会跟他聊传统文化、国学之类的,因为我个人比较感兴趣。其他方面很难跟他深谈。有一些很复杂的原因。他和母亲应该是从结婚开始就有了一些矛盾吧。我要去劝导,很难去把握一个点去劝,让他不产生排斥心理。

  广州头条网:你爸爸小时候是怎么教育你的?

  高玉言:我爸很少在家,我属于放羊式教育。

  广州头条网:你爸爸做过什么事情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高玉言:很深的印象?恐怕就是最近这件事。其他的我真的是,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家嘛。

  父子之间,没加微信

  广州头条网:你觉得自己对爸爸了解吗?

  高玉言:我相对别人更了解一些,但我也不敢说我很了解。

  广州头条网:在这个事情之前,你喜欢父亲吗?

  高玉言:他身上有一些我比较讨厌的缺点,但是有血缘关系嘛,是吧。他是本身命比较苦的人,但是他做的选择的确是,只能说让人非常遗憾。

  广州头条网:父亲之前对自己的生活有没有不满的情绪?

  高玉言:我个人感觉没有,除了我父母之间可能有一点矛盾。

  广州头条网:他会上网吗?平时会用微信?

  高玉言:他只局限于手机上网,只会用电脑看电视剧,会看娱乐的,流行的电视剧、一些相亲节目等等,因为我妈经常看,我爸也就跟着看。别人下载好的,他也会去看。事实上他会用微信,他玩手机比较多,经常上微信聊天。但他没有加我为好友。

  广州头条网:父子之间都没加?

  高玉言:我当时也没问他。他没有加是他个人的事情。

  广州头条网:爸爸平时有没有情绪反常的时候?比如突然生气、不理家人或比较自闭的情况。

  高玉言:没有太大反常。有时候他打麻将,打了一夜比较疲惫,就不跟家里人说话了。

  广州头条网:除了麻将,父亲有别的喜好吗?

  高玉言:以前养花养狗养鸟。我小学时,养一两条狗,那时候在我们那,养狗挺普遍的,看门用。

  广州头条网:我看到有记者说你父亲爱跳舞。

  高玉言:他有跳,他们没事就稍微活动下。我妈妈本身比较活泼,就学了下跳舞,就拉我爸一起跳。爱跳舞就谈不上,会参加这种活动。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广州头条网:你会怪自己的爸爸吗?

  高玉言:遇到事情如果总是怪别人的话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变通的。这句话也代表了我的观点吧。

  广州头条网:会觉得失望吗?

  高玉言:我也经受过不少挫折,所以这种东西不能强求。

  广州头条网:如果见到爸爸会说什么?

  高玉言:要见到他才能说。

  广州头条网:想去见他吗?

  高玉言:这个我要考虑家里的意见,如果可以的话,应该会见他。见了也没有太多可说的。

  广州头条网:自己主观上有意愿吗?还是说寒心了不想见?

  高玉言:寒心,这个不好说,觉得比较可怜。唉,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广州头条网:可怜在哪?高玉言:比较复杂我也不想多说。而且我也是断断续续听我妈跟我说的。我昨晚基本没睡着,我在想他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那些原因应该不至于做那些事情。每日人物:父亲以前有没有说过小时候经历过什么挫折?

  高玉言:知道一点点,但现在不太方便说。

  广州头条网:你爸爸有几个兄弟姐妹知道吗?

  高玉言:你是问他跟兄弟姐妹关系吗,属于正常的亲戚关系吧。但是我之前跟你说,我爸爸妈妈吵架是因为当时跟他们的一些经济上的纠纷。他的处理方式让我妈不满意。

  广州头条网:亲戚之间的纠纷还是经济上的纠纷?

  高玉言:亲戚之间。主要涉及我爸爸这边的人,不太好说。这个问题我只能告诉你有纠纷,另外一方面他有其他方面的……应该是事业或感情方面。他高中毕业之后,发展遇到了一些挫折。

  广州头条网:可以说一下吗?

  高玉言:因为我爸当时考飞行员,当时八十年代体检非常严格,全县只有两个人过了,我不能保证信息一定准确。然后他的成绩刚过,当时只招一个人,当时因为政治审查的原因他就没有进去,我们家在解放后是地主,属于成分上差一些。这对他来讲是比较大的挫折。事业上的挫折是会引发感情上的挫折的,你应该知道。

  广州头条网:他会跟家里抱怨吗?对他的性格造成什么影响了吗?

  高玉言:这东西对他的心理状态肯定造成了比较大的打击。这些打击可能引发了一连串的打击。伤害是比较大,可能对他的性格造成了一些影响。我是这么猜测的,掌握的信息也不是很多,都是听我妈说的,我只能说是推测。

  广州头条网:政审有连锁反应,是因为父亲当时有女朋友吗,所以有一些影响?

  高玉言:对,我觉得也是这样。当年的事情我也说不清楚,而且也是上一代人的事情。
  选择了就得承受

  广州头条网:这件事情给你的心理冲击是怎么样的?

  高玉言:我自己平时属于心态比较稳定的人,但这事冲击肯定还是比较大的,倒不是不敢相信,是不知道如何形容。我觉得人面对负面情绪,他可能在应对方式和发泄方式,从小到大,他可能出去吃点东西、喝酒、或者跟人聊一聊,都可以缓解。但是我绝对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广州头条网:你是连夜回了白银吗?

  高玉言:我还没有回白银,现在还在成都。我妈妈暑假的时候来过成都一趟。我上一次见我妈是7月份,见我爸的话是过年的时候。

  广州头条网:你感觉妈妈现在状态怎么样?

  高玉言:我妈妈在白银,但她的心理素质没有我这么稳定。我妈跟我都属于性格比较坚强的人。

  广州头条网:最近这几天准备回家了吗?

  高玉言: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回去。这个事情要和家里商量,家里怎么说我就怎么说。我在研究所工作,项目正处于一个交接阶段,请假比较麻烦。

  广州头条网:你和妈打电话,有没有说警察怎么抓到你爸的?

  高玉言:今天中午大概打了十分钟。这个没问,怕刺激我妈。所以涉及到我妈和我的名字请用化名。

  广州头条网:看到网上评论骂爸爸的,感觉很难受吧?

  高玉言:选择了就得承受,既然他做了这样的选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