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论坛

  • 400-000-00
  • 广州头条提供新闻时事、社会民生、娱乐八卦、体育竞技、多彩生活
搜索
广州论坛 首页 广州新闻 查看内容

郭靖竟然变成了大学生 金庸今天一审获判赔偿188万元

2018-8-16 18: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919| 评论: 0

摘要:   “同人作品”第一案今天在广州宣判,法院一审认为,此间的少年没侵犯著作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  广州头条网记者 董柳 梁栩豪 通讯员 阚倩  郭靖、黄蓉、乔峰、令狐冲是作家金庸笔下妇孺皆知的武侠人物,可当他 ...

  “同人作品”第一案今天在广州宣判,法院一审认为,<<此间的少年>>没侵犯著作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
  广州头条网记者 董柳 梁栩豪 通讯员 阚倩
  郭靖、黄蓉、乔峰、令狐冲是作家金庸笔下妇孺皆知的武侠人物,可当他们同时出现在由作家江南所写<<此间的少年>>一书中,成为“汴京大学”的大学生后,被金庸告了。今天(8月16日)上午10时,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对作家查良镛(笔名“金庸”)起诉作家杨治(笔名“江南”)<<此间的少年>>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案进行一审宣判:杨治不构成侵犯著作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金庸获判赔共188万元。
  同人作品是指对他人作品的知名人物形象或类似形象进行再创作形成的作品。该案判决结果将对我国同人作品创作走向具有引导意义。
  金庸、江南今天均没有亲自到庭。各方诉讼代理人均未当庭明确是否上诉。
  案由:<<此间的少年>>大量使用金庸作品人物名被告
  据金庸起诉,2015年,他发现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发行的小说<<此间的少年>>中,所描写人物的名称均来源于他的作品<<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神雕侠侣>>等,且人物间的相互关系、人物的性格特征及故事情节与其上述作品实质性相似。<<此间的少年>>是杨治署名“江南”发表的,由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联合”)出版统筹、北京精典博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精典”)出版发行,“原告从广州购书中心有限公司处购得<<此间的少年>>,小说中对于出版发行的数量自称:‘迄今历5个版本,110万册’。”
  金庸认为,杨治未经许可,大量使用其作品的独创性元素创作<<此间的少年>>并出版发行,照搬其作品中的经典人物,严重侵害了其著作权。同时,其作品拥有很高的知名度,杨治通过盗用原告作品中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人物形象、故事情节等元素吸引读者、谋取竞争优势,获利巨大,严重妨碍了原告对原创作品的利用,构成不正当竞争。北京联合、北京精典未尽审查职责,应与杨治承担连带责任。广州购书中心销售侵权图书,也应承担停止侵权的法律责任。
  金庸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四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停止复制、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封存并销毁库存图书;杨治、北京联合、北京精典在媒体刊登致歉声明,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杨治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北京联合、北京精典在其策划出版图书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为维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20万元。
  2016年,得知被金庸起诉后,江南在其认证微博上发了一份声明,称最初连载时使用这些人物名字,主要是出于好玩的心理。“最早出版的时候,我和出版社也曾就书中人名的问题咨询过相关的法律人士,被告知这种形式在当时未曾触及相关的法律规定,才决定正式出品此书。”
  江南表示,<<此间的少年>>在人物形象、人物关系、故事情节方面均不与金庸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并无侵犯金庸的权益,且金庸的损害赔偿请求超过诉讼时效,不应获得支持。另外,鉴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诉讼期间暂停<<此间的少年>>的相关开发。
  江南的代理人此前法庭上称,<<此间的少年>>未对原告的合法权益造成实质损害,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另外,人物形象不属于表达范畴,对要素的使用属于“合理使用”,因而请求法院驳回诉讼请求。
  其余三被告认为,<<此间的少年>>的出版、发行均获得江南授权,销售的也是正版图书,未违反法律法规,不存在侵权过错,不构成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判决:没侵犯著作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
  天河法院综合原被告双方的诉辩意见及查明事实,归纳案件四个争议焦点,其中核心关注点是:<<此间的少年>>是否侵害查良镛的著作权;杨治、北京联合、北京精典、广州购书中心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此间的少年>>是否侵犯著作权?
  法院认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是作品中作者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即思想的表现形式,不包括作品中所反映的思想本身。当具有特定性格特征与人物关系的人物名称以具体的故事情节在一定的时空环境中展开时,其整体已经超越了抽象的思想,属于对思想的具体表达。反之而言,脱离了具体故事情节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性格特征的单纯要素,往往难以构成具体的表达。
  杨治作为金庸作品的读者,在创作之前即已接触金庸作品,故判断<<此间的少年>>与金庸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应比较作者在作品表达中的取舍、选择、安排、设计等是否相同或相似,不应从思想、情感、创意、对象等方面进行比较。
  从整体上看,虽然<<此间的少年>>使用了查良镛四部作品中的大部分人物名称、部分人物的简单性格特征、简单人物关系以及部分抽象的故事情节,但上述人物的简单性格特征、简单人物关系以及部分抽象的故事情节属于小说类文字作品中的惯常表达,<<此间的少年>>并没有将情节建立在金庸作品的基础上,基本没有提及、重述或以其他方式利用金庸作品的具体情节,而是在不同的时代与空间背景下,围绕人物角色展开撰写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等全新的故事情节,创作出不同于金庸作品的校园青春文学小说,且存在部分人物的性格特征缺失,部分人物的性格特征、人物关系及相应故事情节与金庸作品截然不同,情节所展开的具体内容和表达的意义并不相同。在此情况下,<<此间的少年>>与金庸作品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性格特征和故事情节在整体上仅存在抽象的形式相似性,不会导致读者产生相同或相似的欣赏体验,二者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因此,<<此间的少年>>是杨治重新创作的文字作品,并非根据金庸作品改编的作品,无需署上查良镛的名字,相关读者因故事情节、时空背景的设定不同,不会对金庸作品中人物形象产生意识上的混乱,<<此间的少年>>并未侵害查良镛所享有的改编权、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
  ●杨治等三被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法院认为,本案中,金庸作品及作品元素凝结了查良镛高度的智力劳动,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在读者群体中这些元素与作品之间已经建立了稳定的联系,具备了特定的指代和识别功能,具有较高的商业市场价值。金庸作品元素在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情况下,在整体上仍可能受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
  虽然杨治创作<<此间的少年>>时仅发表于网络供网友免费阅读,但在吸引更多网友的关注后即出版发行以获得版税等收益,其行为已具有明显的营利性质,故杨治在图书出版、策划发行领域包括图书销量、市场份额、衍生品开发等方面与查良镛均存在竞争关系,双方的行为应当受到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
  杨治的作品<<此间的少年>>借助金庸作品整体已经形成的市场号召力与吸引力提高新作的声誉,可以轻而易举地吸引到大量熟知金庸作品的读者,并通过北京联合、北京精典的出版发行行为获得经济利益,客观上增强了自己的竞争优势,同时挤占了查良镛使用其作品元素发展新作品的市场空间,夺取了本该由查良镛所享有的商业利益。
  北京联合、北京精典理应知晓<<此间的少年>>并未经查良镛许可,若再次出版发行将进一步损害查良镛的合法权益,且在收到<<律师函>>要求停止出版、发行后仍未予以停止,其行为已构成帮助侵权,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广州购书中心作为<<此间的少年>>纪念版的销售者,该销售行为具有合法来源,且在应诉后停止销售,主观上并无任何过错,查良镛诉请其停止侵权、赔偿合理支出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天河法院判决:杨治、北京联合、北京精典应立即停止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停止出版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并销毁库存书籍;杨治、北京联合、北京精典应在<<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中缝以外的版面刊登声明,同时在新浪新闻显著位置连续72小时刊登声明,向查良镛公开赔礼道歉,并消除不正当竞争行为所造成的不良影响;杨治应赔偿查良镛经济损失人民币168万元,北京联合、北京精典就其中3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杨治应赔偿查良镛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人民币20万元,北京联合、北京精典就其中3万元承担连带责任;驳回查良镛的其他诉讼请求。
  链接:<<此间的少年>>:乔峰等都是大学生
  <<此间的少年>>是江南的代表作之一。江南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该书是他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时,回忆在北大的生活所写,并在网络走红。书中,主人公们的名字借用自金庸武侠作品中的人物名,该书以宋代嘉佑年间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以北大为原型的“汴京大学”里的校园故事。
  书中的人物有乔峰、郭靖、令狐冲等人,他们和当代的年轻人没什么不同,早上要跑圈儿,有睡不完的懒觉,站在远处默默注视心爱的姑娘。郭靖和黄蓉因为一场自行车的事故相识,而该自行车是化学系老师丘处机淘汰下来的,杨康和穆念慈则从中学起就是同学,穆念慈对杨康的单恋多年无果,最后选择了彭连虎。令狐冲在广东长大,老把“报纸”和“包子”搞混……
  豆瓣上如是介绍该书:“脑中存着金庸小说先前的印象,再徜徉于这样全新的故事中,是一种双重的温习,而这双重的回忆最后归结为一点,便是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轻狂无畏的少年时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